东方筱涵

楼春、安谭、贺唐,哇~东哥你好可怜

什么情况?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安包来安谭这干嘛?要跳槽?可以啊,随时欢迎啊!来这瞎起哄的,去你们安包那啊,随便你们怎么说~反正我们也看不见。毕竟正人君子是不会在背后骂别人的!
完全不懂发生了什么?我好久没来安谭了~
话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都是喜欢安迪的吗?
炒个啥?

准备开坑

原创女二,没打错,就是原创的女二!其实写的就是我自己😂女二属于半个唐晶(其实基本上都有)+半个贺涵(很能装,没错,就是我)的结合体。她对友情可能会大于亲情(这点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会不会,但是心里是那么想的),认为付出是相互的。我比较喜欢宠自己喜欢的人。例如在我小的时候,我有一个比自己小一岁的好朋友。虽然我们现在分离了五年,但是在我们分离一年后,我找到了她。我们依旧相互联系,虽然没有再见过一面。她想要什么,我会尽我所能给予的给她。对其他的朋友,只要你有事,我会尽可能的帮忙。所以,当我想找他们玩的时候,即使他们本来就无事可做,待在家里,他们依旧不愿意出来,说实话,有的时候真的会很生气!
咳,说了好多题外话。转入正题。因为现在还没有开始写,大概的先设想一下。但是女二绝不会害我家小姐姐!不会背叛!不会伤害!即使贺涵伤害了她,她也不会!毕竟女二就是我!我会把自己的真实情况写进去。
总而言之,贺唐是必然的!女二,,,没想好结局。
我16岁,准高二一枚。。我会把自己写成小姐姐的同学。就酱紫了。喜欢人设的,等我的文文,绝对不坑!

【楼春】莫忘初心

第二章:初见?再见?
       二战即将爆发。这将会是人类史上最壮观、最残酷的世界大战。历史将永远记住这一刻……
       “曼春……”
        睁开眼睛,复古的木质家具映入眼帘,心里一惊。
       下床,在昏暗的视线里走向窗前,“呲拉”阳光如同一把利剑刺向他的双眼。他急忙抬起胳膊挡住视线。不一会,眼睛慢慢的习惯了阳光一开始所带来的刺眼,转变成的柔和。他放下胳膊,愣愣的望着对面……
       楼下,餐厅。
        “明台,慢点吃~”
        “桂姨,你上去看看,明楼怎么还没下来啊?”明镜疑惑的望着楼上,心想:明楼怎么了,他可从来没有那么晚起床过啊?莫非是生病了?
       看着桂姨走上楼梯的背影,道:“桂姨,还是我去看看吧。”
       桂姨也只应了一声好,便干活去了 。
       “咚咚咚”清脆的敲门声让明楼从思绪中回归现实。
       “小楼,你在干什么呢?”那是大姐的声音。回想起那时大姐对全家人的照顾,眼眶蒙了一层水雾。
       “姐姐,门没锁,进来吧。”明楼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眨了眨眼睛,硬生生的把眼泪逼回去。向门外的明镜道。
      只听 “咔嚓”一声,一年轻女子走了进来,她看见自己的弟弟看到她后叫了一声“姐姐”后,就望向了窗外,不禁心生疑惑。走向他身边,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心中恼怒道:“你是不是还在想着那个汪曼春?”
        “姐姐,我饿了!下楼吃饭吧。”明楼避而不答。
       明镜见他如此,也知道他不想回答,只好接着他的话说:“好,赶紧下楼吃饭。吃完还要去上学呢!”
        明楼应了一声后,明镜便下了楼。
       明楼望了望窗外的一栋公馆,叹了一口气,便下了楼。
        走下楼梯,抬眼看见正喝着粥的明台,怔了一下,随后微笑道:“明台,早!”
        明台抬头,看了看来人。看到明楼后,回了一笑,两颗小虎牙漏在外面,显得十分可爱,道:“大哥早!”
       “大姐早”明楼说着,便坐了下来。
       “明台,你愿意上学吗?”明楼头也不抬的剥着鸡蛋问道。
        明台愣了愣,眼睛里带着一丝期待与欣喜,盯着明楼道:“好啊,好啊!”
       明镜宠溺的看着明台,摸了摸他的头,道,“快吃饭!”
        多么希望永远都这样,一家人,安安静静的开开心心的,生活在这片屋檐下。
          “大姐,我去上课了!”说着,明楼已走出门。
        “慢点!”明镜看着明楼急急忙忙的背影,提醒道。
         跑出明公馆后,明楼独自一人走在去往学校的大街上,寻着他从前的记忆。
       “师哥!”这一声带着七分开心、两分惊喜、一分轻快。
       明楼看到年少时的曼春向他跑来。千言万语汇一句。明楼一把抱着她,闭上双眼,感受着双手所抱着的身体,手上的温度告诉他,这是真实的,不是梦!
       曼春被他一把抱住后,先是一愣,随后脸一红,双手也抱住了他。心想虽然不知道师哥为什么突然这样,但是却十分欣喜。
        良久,明楼放开了她,双手搂住她肩膀,道:“你刚才是要去哪?”
        “刚才啊,忘了!我只知道现在正和你在一起呢!”曼春挽着明楼的胳膊调皮的说道。
        明楼笑了笑,随后曼春道:“你们家现在怎么样?”
         明楼道:“父亲逝世。长姐为母,要接管我父亲的公司。”
    “嗯……”曼春想了想问道:“那我们现在去哪?”
       “汪大小姐,还不快去,再晚就迟到了!”明楼微笑的调侃道。
        曼春看了看秒针还在转动的手表,似乎在提醒着曼春时间在慢慢流逝。
       “那师哥,我先走了啊……”语气里有些不舍,却又不得不赶紧去学校,只好恋恋不舍的上了车,去往学校。
        明公馆与汪公馆看起来不是很远,但若是走起来却要很长时间的。明楼大约又走了二三十分钟才到了汪公馆前。
        站在大门外,汪公馆与其他公馆大致相同。
        门卫看见明楼很识趣的打开门,请他进来。
        明楼微笑称谢,不失风度。
        走进公馆。一进门,就见到了汪芙蕖,相互问候了一番。当然,他也试探了一下明楼。见明楼说,明镜将要接管明家的公司。他自然要好好思索一番之后的事。

【楼春】莫忘初心

第一章:重生
       1955年,因“潘汉年案”的牵连,判刑12年;1967年,期满时正值“文化大革命”又再度被压8年。狱中的阴冷,偶尔出来做做工,也只有这四四方方的天。
       岁月流转,人间偷换,而他却也可全然不知,却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境遇,也绝非陶渊明笔下,桃花源中“人们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处境。有的又是什么呢?期盼?或是……对谁的念念不忘……
       “吱……”监狱的大门被再度打开,他走出牢笼,接受阳光洗礼。当那股潮湿的霉味一点点挥发在阳光的空气中,再渐渐的不见了踪迹。清风徐来,抚摸着他的脊背,他不经意的打了个寒噤,许久没有被水润过的唇有些干裂,露出了一道道狰狞的血口子,讽刺的象征着他坎坷不平的过去,被锁在那个黑暗、阴冷、潮湿的牢狱中度过了整整二十年……
        许久没能亲吻阳光的双眸,似乎已然有些不太适应眼前七彩折射形成的景色,眼前的事物,从模糊到清晰,他准备打量着这物是人非,去猛地发觉,已是物也非,人也非。随然不是那么富裕,却也要比被别的国家剥削自己国家的人民要好!
       她依稀,记得:有一个女孩看着他,甜甜的叫着“师哥”;有一个女孩为了见他一面的坚定与果断……直到那个男孩离开了这片土地。当这个男孩再回到那个地方,一切早已物是人非……当初的那个天真、可爱的女孩,现在却变成了人人自危的汪处长,变成了杀人如麻的刽子手,变成了国人心中的汉奸。而唯一不变的——对男孩的温柔的话语和似从前那般对男孩的温柔的双眸。
       其实,他曾经也想过要策反她。只是,在那一年除夕,他看到她把玩着手中的枪,看着那个被绑在木桩上,头上蒙着黑布,因内心的害怕而颤抖的人。而她的动作上却只有慵懒和散漫。明楼看着她坐着椅子上的背影,便能知道她那时的神情。明楼眯着眼,就站在她的不远处静静地看着她折磨那个已经满身都是血的人,直到那个人被她玩腻——死了。
       她知道明楼看到了全过程。虽有不安,却也依旧笑着对明楼说:“师哥,你怎么来了,今天不是除夕吗?”
       那一刻触目惊心。而那一天,他也守了她一夜,她跪倒在地上,眼里有的是愤怒、难过与不安。她害怕一个人,她现在连一个亲人都没有了。汉奸固然可恶,但是需要同情。她怕自己再也见不到明楼了。内心的情感交错着,使人感到疲倦。她拿着枪对着自己的脑袋,然后像是对明楼说,又像是自言自语:“师哥,他们为什么要杀我叔父,我现在连一个亲人都没有了。他们怎么不杀了我!”也许只有这样吼出她心中的想法,才能平复她的内心。而明楼也只是拿走了她手中的枪,轻轻的安抚着她,然后又轻轻地把她抱在怀里,对她说,“曼春别难过你还有师哥,师哥是你的亲人。”虽然只是那么一句话,却给了她生的希望。而他内心的疲倦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扩散,哭声也随着时间慢慢消逝……
        他的脑海里勾勒出一幅幅画卷记录着他和她的过去。如果当初有策反她的信心,想来她也不会死吧,现在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吧。他闭着眼睛,临着风,静静的想:自己明明知道她不会背叛自己,却依旧不告诉她,自己的身份。哎,是害怕和习惯的怂恿吗?
       若时光倒流,定不负卿……
       1980年,明楼被释放,却依旧无自由之身,行动亦是受限制。他曾向上级提出要前往上海,只是那时贫穷,哪里顾得上一个戴罪之身的人。后因其战友欲前往上海,顺带明楼。
        走出舱门,阳光照在他的身上,若隐若现,仿佛马上就要消失了一般。下了飞机后,抬起头,看向人来人往的街道,有的是买到米后脸上洋溢着的笑容; 有的是排着队,手里拿着米票、油票因等待而焦急的人们。
       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一座公馆前,这里曾是他的家。 曾经在这个公馆里享受过天伦之乐的家。没想到那么多年过去了,竟还在,就起了好奇心,问了问路人,才知道这个公馆里住着一位叫明诚的先生和他的弟弟明台以及他的妻子和他的侄儿。他对路人道了声谢,就转身离开了,脸上还多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又一路往前走,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一座教堂的门前,洁白的墙壁上似乎能洗去污秽能安抚内心的烦躁。走进去四周简洁、明朗,画在墙上的耶稣的画像,让人一眼明白儿周围有许许多多“小精灵”,让人觉得有些隆重,又有些可爱。
       走出教堂。走入后院,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秋千。他的眼睛一看到它,视线就定格在了那里,就像一个磁铁被磁盘吸住了一样。渐渐地,他想起了以前的欢乐的时光:“师哥,快来!”“哈哈哈哈……师哥,再高些!”笑声伴随着他们, 两个人系不用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会被杀,国家什么时候会沦陷,该如何将敌人驱赶出境……他走到秋千的后面,静静地推着它。路过的人都感到奇怪。
        一个穿着教服的人走到他的面前,道:“你很爱她。”没有一点儿要问他的意思语气十分肯定。
        明楼疑惑的抬起头,脸上却看不到一丝困惑,笑道:“此话何意?”
        ……
        明楼昏昏噩噩的走在街上。生意的话是他再次陷入回忆。
        回到宾馆后,他的情绪开始有些失控。那个深刻的记忆,让他感到窒息,他抱着脑袋,蹲下去,嘴里一直絮絮叨叨的念着:“曼春……”
       渐渐地,他陷入了昏迷之中,只是,总有一些若有若无的声音,在空中飘荡。
       转日,明楼被遣送回北京……
       1982年8月2日,潘汉年被平反,9月6日,明楼亦被宣判无罪。
       此后,年迈的明楼曾回到故乡。重返旧地,心情倒也舒畅了不少。
       1987年,明楼病重,精神也极为 紊乱,时常嚎啕大哭。
        同年11月26日,比如是以北京。
        曼春,对不起
        最后的愧疚与难安,从此化为一地尘埃。

那些年,那些事(楼春往事)

第一章
        清晨还下着小雨,雨静静地落在一个全身湿透跪在一栋别墅前的女孩的身上。曼春已经跪了一个晚上了,她的身体摇摇欲坠,好像马上就要晕倒的样子,但是她的信念让她坚持到了现在。对面的那栋别墅的大门,突然打开了,曼春欣喜地看去,她看到一个比她大一些的女孩走了出来。曼春知道这个人是她的师哥的姐姐,就向她乞求道:“求您让我见师哥一眼,就一眼!”明镜不屑的看了曼春一眼,说到:“我记得我上次和你说过!我们明家与你们汪家三代不能结盟、接亲、结友邻!哦,对了。明楼过几天就要去法国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师哥,要去法国……”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告诉你,汪曼春!只要我明镜活着,你就一步也进不了我明家的大门!”明镜背对着曼春说到。
       “那我就等着你死的那一天”曼春向正要走进大门的明镜吼道。
       雨,依旧静静地下着,站在祠堂里的男孩望着窗外,看着那个全身湿透已经越走越远的女孩。她的眼里含着泪花,还有对女孩的不舍与愧疚。
        雨,静静地下着,它让这一天更加难忘……
        第二章
        曼春一路小跑,虽然下着雨,却也遮不住她满脸的笑意。跑到门口,向四周看了看,似乎想要找什么。当她看到一个男人正打着伞,笑着看着她的时候。她的心情再也不能平静,她跑向明楼,明楼扔下伞,抱住向他跑来的曼春,顺风旋转(“顺风旋转”出自《伪装者》小说)。
       “长高了。明楼摸了摸曼春的头,笑着说。
        “说什么呢,师哥!我都多大了!”曼春撒娇道。
        “是是是,我们曼春长大了。”明楼宠溺道。
        “那我们去哪里叙旧啊?!”曼春抱着明楼的胳膊边走边说。
        “去你家。”明楼看着曼春说到。
        话音刚落,曼春放开明楼的胳膊,生气道:“你在国外那么久了,能别那么守旧吗!”
       “拜谢家师,不能免俗!”明楼故意严肃道。曼春心想:师哥,怎么还和以前一样啊!无奈道:“在明大教授面前,我就是一个小学生!”明楼听后无奈的笑了笑。
        曼春看到前面有一辆黑色的轿车和站在车旁的阿诚,回过头看向明楼说:“看来,明大教授是吃定我了!”
       明楼语重心长道 : “有自知之明是好事。”
       曼春“哼”了一声,故意对阿诚说:“阿诚,等有时间我来问你师哥在巴黎的时候的事,你可一定要告诉我。”
        “阿诚一定知无不言!汪小姐,请!”阿诚为曼春开门,显得十分配合。
         曼春扬着下巴,看向明楼,显得十分得意。明楼无奈的笑了笑,手指着阿诚,眼睛却看着曼春说道:“吃里扒外。”阿诚对着明楼无奈的笑了笑,好像在说,是曼春比她这么做似的。
        车,慢慢地向汪公馆开去……
第三章
       “你们凭什么抓我?!”       
       “你破解的第三战区密码本是假的!带走!”
        曼春坐在稻梗上,监狱里昏暗的灯光衬托出了曼春此时心里的悲痛,她万万没想到她最信任、最爱、最亲的人,竟然背叛了她!她想起了之前明楼回到上海后,发生的一件件事情,她的亲人,因他而被杀。她对他从来没有过疑虑,而他却一直利用她。想到这,一滴泪从她的脸上划过。而她的食指摩擦着她手中的刀刃,想起当时梁仲春对她说的话……(当时梁仲春质疑明楼是中统的人),曼春苦笑。 
        “什么!汪曼春越狱了?!”明楼惊讶道。他慢慢地放下手中的电话。这时,他突然想到:曼春最恨的是他的大姐明镜!随即叫阿诚带些人赶紧到家里看看。阿诚到了家,看到自家大姐没事,便安心了,对大姐说了,‘曼春越狱了’这件事。一旁的桂姨听到后,扬起嘴角。阿诚随后又教了大姐如何用枪,便回到76号,向明楼一一禀告。明楼听到大姐没事便安心了。
        明楼在阿诚走前,召集了76号的所有人。明楼分析了一下曼春最会去的地方,梁仲春听后,大惊失色,急忙叫了一帮人,开车回家。
        明楼和阿诚正商量着汪曼春的事。“叮铃~”电话铃打断了他们的谈话。明楼不耐烦的接了电话,听到声音后,让他震惊。
        “师哥,你好啊~真没想到,一直想害我的人竟然是你。”曼春冷笑道。她从来没有想过师哥会害她。即使是师哥刚回到上海,梁仲春让她怀疑他是中统的人。
        “曼春,收手吧。现在还来得及。”明楼想尽力劝汪曼春收手。因为如果汪曼春再不收手,将会有更多的人死去。
        “收手?太晚了!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曼春没有想到,到现在,明楼依然利用她。
        “曼春!”滴滴滴滴……他依旧慢了一步。
        曼春穿着一身黑色的外衣,围着黑色的围巾,戴着黑色的帽子,使她带着一丝神秘。曼春走进一个小胡同里,看到一个小摊,卖着馄饨,锅里还腾着热气,想起了小时候,她和师哥晚上经常一起到这里吃宵夜。她走过去,做到一个空着的位置上,一个店小二走过来,问道:“客官,您吃什么?”
        “来一碗馄饨”
        “好嘞!”
        不一会,店小二就端来一碗热腾腾的馄饨。吃着,变想起了以前她和明楼在学校上学的时候的时光,而现在,明楼却要杀她。一滴滴泪从她脸上划过。
        转天。
        一阵枪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曼春从车中走下来,一门做掩护,打死了阿诚派的守门的人。曼春走进明公馆中,叫一些人留在一楼,其余的都跟着曼春走向二楼。当打开一个房间,看到明镜时,心里甚是得意。
        曼春抓了明镜后,在明公馆打了一个电话给明楼,就把她带到了(明家的)面粉厂里。然后在面粉厂的二楼旁的柱子上的时钟后面安了一个录音带。一切都按照她的计划进行着……
       明楼听到曼春打电话来说,他家大姐被抓了。急忙叫上阿诚,往家里赶去。
       到了家门口,明楼和阿诚下车后,看到家门口一片狼藉,心里大叫不好。急忙往家里跑去,跑了家里的上下楼,每一个房间,每一个角落,都没有大姐的身影。这才真的相信了曼春说的话:大姐真的被抓了!
        而明楼带着一把枪,如期而至……
       “曼春,我来了。你能放了大姐了吧!”明楼显得有些激动。但他尽量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放了她?哼~放了她之后,你岂不会更容不下我了!”曼春不屑道。
        “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
         “当年你就是因为她的话,抛下我,一个人去了法国!”曼春越说越激动,手上的枪也用上了劲,使明镜的额头也有些擦伤。
       明楼低着头,想着他和曼春说的话,显得有些愧疚。当他在抬起头的时候,却看到,明台向他走来他的心里有一丝惊讶,但是脸上却表现的很是生气。
       “明台,你果然没死。”曼春很早就觉得明台没死,但只是猜测而已。这需要证明。而抓明镜,就是为了逼出明台。
       “汪曼春,是你害死了曼丽!”
        “的确是我杀了她。她活着也难过,还不如让她死了,岂不是更好!”曼春说的十分不屑。
        曼春意想不到的是,当她说完这句话,明台竟突然抓住明楼的衣领,说,“要不是你,曼丽就不会死!”
        明楼听他那么说,也抓住明台的衣领,说:“你不也想杀了我吗!”
        这两人在楼下吵个没完,而在二楼的曼春却好像并不知道他们接下来要干什么。于是,慢慢放松了警惕。
       明台向明楼使了个眼色,就向曼春开了枪,打了几枪,曼春在最后一刻推开了明镜,直直的向一楼摔去……
       她,最后一刻还是帮了他……
       他,最后一刻还是害了她……
       眼泪夺眶而出,他的心里有着说不尽的愧疚,但是再也弥补不了了。
       他想起了他们少时,无忧无虑,无拘无束的生活。而这种生活是什么时候被打破的。哦,是了,是从她的叔父杀了他的父亲后,一切就都变了。什么三代不能接亲结盟结友邻……那时,他们相见也要偷偷摸摸的。
        当她被大姐侮辱,他却只能在一边看着……那时,他已是负了她。
        当他回到上海后,一次又一次的利用她……便又是负了她,更伤了她的心。
       而现在,他亲手杀了她……便又负了她。而在这之后,却再也弥补不了了,连弥补她的机会都没有了……
番外
       “师哥,你说我们能逃过命运的劫数吗”
        “不知道”
         “那就今朝有酒今朝醉吧”

          “曼春,收手吧”
           “收手?明楼,当年是你把我独自一人留在上海,我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一番天地,你又让我收手!明楼!我现在连叔父都没有了,我连一个亲人都没有了!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杀我吗!明楼!你到底想怎么样!”    
        那年,小小的我,以为相爱,以为信任,就能走到永远
如今,我长大了,一切其实不过一句我不爱你了……
       那年,小小的我,相信世界上只有好人,信任所有的人
       如今,我长大了,才发现只有自己不会背叛自己……
       到底,什么算成熟,什么叫长大?
        人最终都会变成自己最讨厌的那个样子吗?为什么原来我都不懂什么叫烦恼,而如今,我成为一个悲伤的孩子。
       或许吧,人都是戴着面具生活的动物。
        可惜、留恋又有什么用呢,时光不会倒退。我的天真早被吞噬了,我的幼稚早被磨没了。还剩下什么呢?不过,一具行尸走肉的躯体罢了。
         曼春,这一世我负了你,
         愿下一世的我们同活在阳光下……